Read time: 3 mins

梳起不嫁

by Dan Ying
10 June 2021

 

柔柔披在肩上的

豈只是烏黑水亮的秀髮

是炫麗閃爍的青春啊

從唐山逶迤到南洋

蕉風拂過,椰雨淋過

那匹玄色動人的瀑布

千里一瀉至小蠻腰

裊裊娜娜,搖曳生姿

多少漢家郎的心弦

多少好男兒的遐思

都被一一牽動

…….一一撩起

 

六月初九,麻雀啾啾

啼亮了晨光

萬物睜開雙眼

發現世界依舊美好

怎會料到,樣樣

美好依舊的這天

掌中小小竹篦

一梳就梳起了

今生今世的歲月

梳掉憧憬和浪漫

梳走漢家郎

……好男兒的

無限深情,萬般眷戀

一篦一篦,梳得

如此整齊,半絲不苟

如此俐落,絕不含糊

連剎那間的回眸

都是冰清玉潔

 

三千縷情愫

自六月初九開始

被緊緊綰在腦後

順溜、密實、服貼

再也不能隨意飛揚

不能招風、不能妝扮

凡觸及它的,眼神

無不傷痛,目光

無不黯然、惆悵

 

為何把燦爛的

燦爛的二八年華

梳成漫長寂寞的道路?

為何把似水的

似水的少女情懷

梳成午夜夢回的歎息?

為何把少年家的愛慕

梳成終身的遺憾?

爲什麽?到底爲什麽?

佛主,觀世音,目善眉慈

在蓮花座上,靜靜

傾聽不嫁少女的心聲

 

爲了唐山破敗的家園

爲了繼承香火的弟兄

爲了逃避為人妻

…………為人媳的未知命運

你毫無怨尤

以一雙纖纖素手

你心甘情願

以一輩子孤清

換來親人的豐衣、足食

 

決定梳起那天,你說

廟宇的鐘聲特別脆亮

煙飛煙滅中,盡是爹娘

兄弟們親切的笑靨

你說,你心裡充滿喜悅

果真是這樣嗎?

果真永遠不後悔嗎?

 

歲月崢嶸,五十年

在塵埃、油垢、污水中

悠悠流逝,無恨、亦無愛

你胼手胝足

為遠方的家人、侄兒

蓋起一棟又一棟房子

如今,夕陽老去,晚風漸起

你是那截快燃盡的蠟燭

這些手足,這些身上

有著或親或疏血緣關係的人

會在頭上,賜你

一塊瓦?腳下

賞你一寸土嗎?

 

當年,跪在神靈前

歡天喜地,全心全意

梳起不嫁時,那顆

令人動容的美麗孝心

可曾想到,半個世紀後

如何梳理繚亂的愁緒?

是不是越梳越愁?

越梳越亂?終於

亂得一片淒涼

亂得不堪細訴,更

不堪回首


後記:廣東順德地方,二十世紀初有梳起不嫁的習俗。這些把三千煩惱絲綰成髻的女人俗稱媽姐,很多到南洋來幫傭。最近新加坡電視臺播映「梳起的歲月」特輯,追溯此習俗的起源,并訪問了數位年近古稀的媽姐。大多數受訪的媽姐晚景都淒涼不堪,其中有位媽姐,五十年來將每月的薪水寄回鄉下,先後為七個侄兒蓋了七棟房子,一心以為回去可以安享晚年,誰知連立足之地都沒有。亦有雇主視之為親人,奉養至老的,但畢竟是少之又少。


Return to the collection


Illustration by Griselda Gabriele

About the Author

Dan Ying

Lew Poo Chan, better known by her pen name Dan Ying, is a Chinese-Singapore poetess and a Chinese language lecturer at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where she retired in 2003. Her published works included Poems of Taiji (1979), Time Passing Through My Hairs (1993), The Human World Affairs (2012) and The Road of Poetry (2017). She has won many literary prizes including two […]

Related